艾澤拉斯陰影軌跡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陰影軌跡艾泽拉斯阴影轨迹
海盗身上还带着大量炸弹爆炸后覆盖于体表的硝烟味道,看来在风暴神殿深处的斩草除根进行的非常顺利。
他在现身时抬头看了一眼天空,高空龙背后的小吉安娜正作势欲跳下来。
小吉安娜没有看到那个维库野人的正面,但她有施法者的敏锐,一瞬就感觉出了那“维库人”的身份不同。
最重要的是,吉安娜知道戴琳在布伦纳丹带走了深渊三叉戟。
这是芬娜告诉她的。
她也在麦卡贡岛听说过机械归源炸弹的效果。
她知道布莱克先生为了覆灭风暴教会使用了那恐怖的东西,她也被提前告知不许靠近风暴神殿。而现在,那个突然出现的维库人手里拿着三叉戟…
通过这些仅有的信息,就足以拼凑出一个让小吉安娜头皮发麻的真相。
“别去,父亲!”
小公主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在焦急之下她甚至要从正在施法的小星星背后一跃而下。
但还没跳下来,就被身后的芬娜一把抓住。笨蛋战士扬起手,啪的一下打在吉安娜的后脑上,控制着力量,让她昏迷却不伤害到她。
“差点就让你跑了,你这小笨蛋,下面可不是现在的你可以去的地方啊。”
芬娜抱着昏迷的吉安娜,将她放在了小星星背后,又对小星星说:
“你留在这里看着她,等待支援。千万别让她下去了,否则布莱克会杀了你的。”
“我本来也没打算下去!你看看那鬼东西,那是人去的地方吗?”
刚刚施法完毕的小星星翻了个白眼,理直气壮的说:
“我给你身上加了魔法道标,会在这里等待我的同胞前来汇合,需要龙火支援的时候就喊一声。我会把那些能够保护生命的红龙传送到你身边去。”
世界的拯救者星星殿下又刷了一个“斯托颂拯救者”和“风暴教会毁灭者”的头衔,她认为自己这一趟冒险已经结束了。
神级透视 小说
虽然对于新的亮闪闪勋章很有兴趣,但她显然并不打算去下面那个一看就会要人命的风暴熔炉里继续冒险。
她对自己的实力定位很清晰。
下面那东西可能需要织法者前来才能对付。
那不是她这样的幼龙该去冒险的地方。或许是这样的理由让人感觉到比较怂,小星星想了想,便又语气婉转的说到:
“我可不是害怕啊,但被虚空侵染的大坏龙有死亡之翼一个就够了,我会为你们把守好后路的。
你们就放心去战斗吧。”
她充满了“强者气势”的拍打着翅膀,载着芬娜和昏迷的吉安娜落在地面,又化作人形,挺起胸膛,对布莱克比划了一个“有我在你就放心去吧”的表情。
她身后的塞安妮苟萨无奈的捂住了脸。
不过,自家这位殿下还真是对危险有超乎寻常的感知,知道什么地方可以浪,而什么地方坚决不能去。
布莱克对小星星点了点头,没有在意蓝龙的畏惧。他的计划里本来也不需要小星星跑去冒险,只要她能拉来一些巨龙处理后续的麻烦就好了。
海盗肩膀上的魔法眼球扫了一眼风暴熔炉的入口。
海达希亚军团的海元素长老们唤引的净水之力已经将入口处的虚空能量净化的差不多了。
被戴琳封锁住的血肉模糊的入口,也被水元素们用魔法重新轰开。
它们还在潮汐教团的始祖龟贤者寇乔的命令下,“贴心”的为即将深入邪恶之地讨伐污秽的人类勇士们用冰块塑造出了通往熔炉下方的阶梯。
这周到的服务就差把“送炮灰上战场”的想法写在脸上了。
唔,这些猎潮者陛下麾下的海达希亚水元素们,真是狡猾大大滴的呀。
但这会没人在乎这些。
布莱克为这次行动精心挑选的同伴们,要么是心怀正义,见不得邪恶肆虐,要么是有同胞要救,刀山火海也得走一遭。
他们都有足够的理由跟着海盗深入这污秽之地,布莱克也不用担心被他们抛弃掉。眼下的情况其实已经不必再多说多介绍,能在这里的人,都已经猜到了接下来要干什么了。
“有真理守护者可以抵御虚空侵蚀,圣骑士们和无冕者一起行动!肖尔和纳萨诺斯指挥我的刺客们。
记得千万不要脱离达索汉太远!”
布莱克指了指那面感知到虚空腐蚀而大放光明的盾牌,对其他人说:
“你们在通往地面的血肉通道中集结,缓慢向前推进,在那遍布黑暗的肮脏之地,圣光很难回应你们的呼唤。
因而在‘总攻信号’到来之前,不要太过深入。”
“总攻信号?那是什么?”
大骑士乌瑟尔皱起眉头说:
“之前你好像没有提到这个?而且看你的打算似乎是要孤军深入?你们手中没有圣物,会被虚空侵蚀的。”
“总攻信号就是总攻信号,在它出现的时候,不用我强调你们也能发现它。至于虚空腐蚀,这个倒不是什么大问题。
我因为个人体质的原因,对于虚空的抗性比在场的所有人加起来都高个十几倍吧。”
布莱克耸了耸肩。
他又把身边正在用磨刀石打磨利刃的芬娜推到身边,指着一脸茫然却又战意满满的芬娜,对其他人说:
“而我们的库尔提拉斯大公主殿下也因为一些个人经历,使她拥有了可以对抗虚空腐蚀的秩序神力。
她不但可以保护自己不被虚空吞噬,还能庇护少数同伴免除心智的干扰。
但她自带的‘勇气光环’效果不如真理守护者,所以随着芬娜前去寻找鲁莽戴琳的人不能太多,最多四个!
你们慢慢讨论吧,我这个行动派就先进去了。
记得我的指示,按计划行动!
在总攻信号没有出现之前,千万不要轻举妄动,如果你们不听命令随便行动导致自己被困住,可被指望我返回去救你们。”
说完他大步朝着眼前的风暴熔炉走去。
他身旁的一群守望者妹子们沉默又果断的跟随着他一起行动。
布莱克已经展现了他近乎完美的决策力和执行力,让众人在一人不死的情况下,轻松端掉了风暴教会的大本营。
这个过程的顺滑程度,已经足以让最挑剔的守望者们心服口服。
而现在,她们必须在布莱克的“总攻”发起之前,把自己那些被困于风暴熔炉中的同胞们救出来,顺便为后续部队侦查一下风暴熔炉内部的环境。
在布莱克带队离开之后,小星星便跑过来把她那把很宝贝的用来彰显身份的“乌索克的智慧”的传奇骨剑强行塞进了芬娜手里。
又叽里呱啦的对芬娜说了一顿,还把自己压箱底的,从始祖龟那里弄来的“海潮之石”塞给了芬娜防身。
这东西固然不如潮汐之石那么强大,但它好歹也是一件很厉害的传说奇物。
最后还一咬牙,把祖父重新给自己制作的龙哨也从脖子上摘下来,放在了芬娜手中,教会了她用法。
所以说,小星星这家伙虽然贪婪、胆小、还有些不知满足、胡搅蛮缠,但纳格法尔号上的大家都喜欢她,都宠着她也不是没有理由的。
在关键时刻,小星星还是很讲义气的。
她显然不希望自己的好朋友受到伤害。
芬娜推辞不过,只能把这些好东西都带上,她整理了一下行装,将两把领主之斧插在腰间,提起精灵制作的传奇圆盾相位壁垒。
又在背后背着一把巨魔风格的斩杀大剑和一把黑色的魔法寒冰长戟,这一套武备堪称武装到了牙齿。
完全就是行走的武器库!
知道的是说库尔提拉斯大公主要去救无能的老爸,不知道还以为这是什么奇怪风格的武器商人在展示自己的收藏呢。
芬娜深吸了一口气,她回头看向身后众人。
结果一眼就看到了自己妈妈脸上的决意,她知道自己肯定没办法阻止妈妈下去找戴琳那个不让人省心的混蛋。
“我不会让我的女儿和我的爱人孤军奋战。”
金剑夫人上前握住女儿的手,她带着一抹欣慰的目光看着芬娜,又把一个精致的魔法炉石挂在女儿手腕上,说:
“我就知道,你是个乖孩子。你愿意去救他这让我很高兴,但如果事情不妙,不要停留,激活它返回奎尔萨拉斯去。
我会为你争取时间的,我的女儿。
我和你父亲都不希望看到你为了我们遭遇危险。”
“奎尔萨拉斯也没有让它的子民孤军奋战的传统。”
手持龙铸之刃的精灵剑圣萨洛瑞安·寻晨者语气平静的说:
“戴琳陛下也是奎尔萨拉斯的朋友,我们不会坐视他沦入虚空造物的邪恶阴谋之中,我会和我的两位同胞一起行动。”
“我会和你们一起去。”
乌瑟尔和达索汉小声商量了一下,手持圣锤的光明使者也大步上前。
“这都是圣光的旨意…”
旁边的老教宗有气无力的说了句。
他实在太疲惫了,便用手中圣杖住着身体,但老教宗眼中的光芒却如火焰在燃烧,他语气低沉的说:
“我也可以…”
“不,冕下,您现在迫切的需要休息。”
一直没说话的吉恩·格雷迈恩陛下整了整自己的衣服,一边搀扶住老教宗,一边认真而严肃的说:
“您连行走都困难,就不要再给这些勇士们增添负担了,你就留在这里吧…我会跟随他们前去寻找并解救戴琳。”
“可是吉恩,你…”
吉恩的主动让包括两位大骑士在内的所有人都惊讶了一下。
毕竟在记忆中,吉尔尼斯的国王并不是和戴琳陛下一样的勇武之辈。
他的武力值在一众国王里还算不错,但也就是高阶战士的水准,而且吉恩给人的印象一直是很“智慧”,或者叫狡猾的那种。
如非必要,他并不会主动参与到某一场战斗里,比如达拉然之战中,吉恩就是第一个退场的国王。
他甚至没有参与到对恶魔的驱逐战里。
但现在,在救戴琳这件事上,他为什么会如此的主动?
吉恩笑了笑,他扶着老教宗的手指稍稍用力,让法奥冕下猛地瞪圆了眼睛,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吉恩。
后者对他微微点头,又对众人解释说到:
“我考虑过一些政治方面的因素,但我想在场的诸位都不想听。所以我简化一下我的理由,如果我把混账的戴琳救出来,他和整个库尔提拉斯都欠我一个大人情。
我一直在谋求为我的国家寻找一个合适的盟友…我也不是用恩情要挟,我只是想让库尔提拉斯慎重考虑一下我的联合提议。
你们可以把这场冒险看做是‘诚意’的表达。”
“您不必说了,吉恩陛下。”
金剑夫人诚恳的回答到:
“我虽并非库尔提拉斯的王后,但我想,如果凯瑟琳在这里,她一定会答应你的,只是您的力量…”
“吉恩可以!”
关键时刻,老教宗突然开口说:
“请相信我,他很合适参与到这场解救之中。
不过布莱克的计划一向周密,所以尽管有些不解人情,但我还是要求你们必须按照他的指示行动。
你们亲眼看到了眼前这可怕之物的存在。
在阻止它吞噬库尔提拉斯的事情上,不管是我的性命,还是戴琳的性命,还是诸位的性命都已经不值一提。
这是圣光引导我们前来此地的旨意。
在这样的邪恶面前,没有大到不可以接受的牺牲!”
“您为何如此信任那个海盗?我一直无法理解这个问题,您好像在有关于他的事情上一直在偏袒他。
就连他在吉尔尼斯散布狼人诅咒这回事,您也假装没看到。
教宗冕下,难道我的人民就不是圣光的子民吗?”
吉恩伸手解开自己的衣领,有些不爽的说:
“我承认他确实有些本事,但这样的大事面前,我们更信任您这样的领袖,毕竟我们知道,您始终代表着正义这些美好之物。
而那个海盗…
他只是个带来灾祸的恶棍。”
“因为他值得我信任,吉恩!”
老教宗不想在这个事情上解释太多,他语气肃穆的说:
“因为他曾和我们一起阻止过同样的邪恶,在你们尚不明了真相的过去中,他为我们的文明所做的贡献远超你们的想象。
他或许真的是个双手染血者。
但他也有能力在我们都安于现状的时候,提前发现并平覆这样的致命危机,如果你也能做到同样的事,吉恩,我也会和相信他一样相信你。
在眼下这个时刻,我只是无比庆幸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个人可以依靠。
不必过多怀疑,但布莱克·肖确实是‘圣光之友’。”
“他可不只是圣光之友,他还是侏儒之友、兽人之友、巨龙之友、半神之友、巨魔之友、精灵之友、自然之友、奥术之友等等…”
芬娜看着岛屿四周的海水翻滚,倾听着不断从风暴熔炉里传出的虚空之音的吼叫,她提着长剑和盾牌,小声吐槽道:
“只要我们能想到的生物里都有他的朋友,但这也改变不了他是个坏心眼的混蛋的事实。我说,我们是继续在这里听教宗吹捧那个臭海盗?还是现在就出发?
我也不是在催你们。
我其实也挺喜欢听别人说那个混蛋的好话或者坏话,但我真心觉得戴琳那个状态可能撑不到大家各自发表完对布莱克·肖的看法了。
你们觉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