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魔法塔的星空
对以物易物为主的大宗交易来说,商会里头还真没几个人看过那么多现钱的,哪怕只是账面上的数字。但也没人去质疑这些钱是不是真的存在,或是金额是否有误。商会内自然有可以信任的管帐人才,查核这些东西。
虽然没有人怀疑数字。但,想找事的那群人怎么可能轻易放过,眼前已成为众人焦点的阮文越。一个苍老的声音穿出众人,阴恻恻地说道:”阿越,假如我说由你来掌管着汽车的制造并不合适。你是不是愿意交出来呢?”
星際傳奇 小說
细语声不断的年会会场,顿时为之一静。
说话的人是阮永志。论辈份,阮文越应当称其为伯父。其所属分家在商会中也是属于一个另类,并不种植粮食,而是负责打造与维护初代家主流传下来的镇家神器——步枪。这项工作当然也包括制造弹药,并储存。
总裁宠妻有道 小说
这支分家,可以说是商会中最重要的一支,也拥有最强大的武力。昔日建立王国的王室直系血脉,也是出自于其家族。作为分家中最显耀的一支,他们也在国灭之际,受伤最重。
这样的身份与背景,历任分家的话事人当然梦想着可以重新执掌整个家族,甚至再次立国,戴上那神圣的冠冕。很可惜的是,他们的背景与野心是众人皆知的事情;家族内的其他人也防备着这样的野心。昔日王国三代而亡,背后的原因可少不了其他分家的漠视不理。
魔女渡世
手里没有充裕的粮食,没有更多的人手,徒有强大的武器也翻不了天。再说步枪之秘也早在亡国时流传出来。其他分家不动手自己打造,不过是因为造出来的枪,质量远远不如这支分家所造,膛炸、哑弹等危险性更是成倍的提升。
与其自己琢磨,不如用粮食来换必要的武器就好。反正步枪本身只要好好保存与保养,可使用的年限与损耗,可是比普通冷兵器还要长。一年用粮食换上个几条步枪,那么长的时间,每一支分家都累积了不少家底。
至于弹药,那可是有保存期限的,制造上也比制作步枪还要简单。没了阮永志这一支分家的帮忙,其他人也不至于捉瞎。总之就是各支分家都不怕被人卡住武器弹药。除非今天进入高烈度的战争,一下子就把家底给打光。
阮永志这一支,对其他分家的想法当然也是心知肚明。所以明明拥有最强实力,也是绑手绑脚,不敢太过刺激其他人。更重要的原因是,假如大家撕破脸,直接翻桌,凭其他分家这些年里所存下的武器,阮永志这一支还真没把握收服其他人。
就在这种麻杆打狼两头怕的平衡中,阮永志这一支王族残余在嘉隆商会中保留了下来。也因为彼此都在防备对方,当然就没有多少心思在研发上。整日里就只想着斗争。
在阮文越手上的矿山,按照家族分工的准则,原本是应该给阮永志这一支分家的。但这些王族之后嫌弃到手的矿山产出价值不高,交通不便。而且为了要养活足够的矿工,就又得背起更大的负担,所以干脆的推了。
事实上,其他分家也不想给阮永志这一支太多东西。所以就顺理成章,找了个倒霉蛋接手这烂摊子,阮文越这一支也才分了出来。
最初,林为了建立汽车制造与研发中心,透过阮氏惠的介绍信接触了嘉隆商会。阮氏惠的祖父,阮永明一开始是把这个机会交到阮永志手上。
这位老人家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不认为这劳啥子’汽车’的,能够翻腾出什么大浪来。反而是一个很好的,削弱阮永志这支分家力量的方法。
同样的想法,也在阮永志的盘算中。不看好’汽车’前途的他,只认为这项生意,是家族内其他人用来拖他后腿的。所以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事情本该如此结束,嘉隆商会也将与汽车产业失之交臂。但在商会内部的情报交流规范中,只要不是被限制住的情报,都会给相关人员送上一份。所以经营着金属矿山的阮文越知道了,并且愿意赌上一把。
他也就循着商会的管道,找上了圣城埃斯塔力的那位魔法师。然后就有了之后的事情。
正是有着这样的背景,家族中的老人家发话了,阮文越却是苦笑着说:”伯父,我记得这门生意,当初是你们不要的,我才捡起来。那个时候也没有人反对,更没有人要抢。今天你说这样子的话,是不是更不适合。”
”哼,在你做之前,谁也不知道那门生意的前景如何。既然你证明了这门生意确实可行,那么为了家族的最大利益,你不觉得应该把它交给更擅长的人来经营嘛。在制造东西的领域里,你懂个屁啊!也就是个挖矿吃土的。”
面对这以老迈老且毫不客气的奚落,阮文越压住自己那明明已经一把年纪,却依然冲动的亲弟,问道:”好吧,就算我愿意交出这门生意。伯父,你打算怎么接手?”
”还用多说,把所有工匠跟魔法师撤回来,我们自己造那什么汽车的就好。为什么要和区区一个乡下来的魔法师合作。”阮永志用不容质疑的口吻说道。
但阮文越却是摇了摇头,说:”假如伯父的打算是这样,那我只能说,我不能把这门生意交给你。”
”臭小子,你以为你有资格在我面前讨价还价?今天告诉你,只是让你有个下台阶的机会。否则就凭你手中的工匠或魔法师,他们能做出什么好东西。就说枪管好了,你们一个个兔崽子造出来的东西别说能不能看,你们有谁敢安在枪上,打个几发。不膛炸,我输给你们。”
老人家话说得难听,甚至有些指桑骂槐的味道。其他听着的有心人固然不悦,被指着鼻子骂的阮文越则是如过去一样,不敢有任何动怒的神色。但这一回他没有默默忍着,而是说道:”伯父,我对你没有任何不敬的意思,当然也没想要讨价还价,我只是在讲一个事实。假如按照你所说得去做,把汽车中心里头,属于我们的工匠和魔法师拉回来,他们就造不出什么车了。”
”什么意思?说清楚。”阮永志虽然心有不满,但在关键上他可一点也不含糊,立刻问了出口。
”就跟字面上的意思一样。圣城的汽车中心里头,可不只有我们的人手,还有一位帝国大公爵的人手。那群人和我们的人一起,运用着那位魔法师所设计的系统,研究并且制造出一辆辆汽车。也就是说把我们的人拉回来,他们能做的顶多就只有一半的汽车零件。而且少了那位魔法师的系统,大概成品率会惨不忍睹吧。”阮文越一脸无辜地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