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剑卒过河
娄小乙径回本碑,继续他的大道查漏补缺。
他现在的四个道碑,都各有一个化身坐镇支应,平素和他的盟群精英群探讨争论,才有他这个本尊的游手好闲。
在黄龙之地,最起码在排名靠前的道碑中,道主们大都会采取这样的方式,有利于本尊的随时离开,如果有人来挑战道碑,也能就近支撑,并等待本尊的迅速回援。
对那些魂鬼之道,他并不是如表面上那般的不屑一顾。
星旅少年
霸世龙腾 小说
主干有主干的作用,分支有分枝的作用,树叶根须,没有一样是可以放弃的。
異界海鮮供應商 南塘漢客
一个大道主干如果没有枝节分杈,那就是电线杆,是为线路服务的死物,有何前途可言?
遍数黄龙之地的这些先天大道,又哪个没有无数的分支?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些分枝,才能让主干吸受更多的养份和阳光,就存在意义来说,是相辅相成的关系。
赤 龍
真藏的旧轮回之所以快要追上他,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有这些魂鬼枝蔓的支持,换句话说,现在真藏的大树是枝杈茂盛丰满的,而他娄小乙的轮回大树则是光秃秃的。
放在以前,他不会在意,时间还长,比的是个长程,但现在已经不能这么考虑问题了,时日无多,就需要寸步不让!
所以脱骨道人一邀请,没鸡蛋送他也得去,就是为了尽量給自己也拉些枝枝蔓蔓过来,壮壮行色!
话不用说透,更不能求恳,一番喝斥,一顿教训,都是有道根的人,不可能不明白其中的轻重,如果现在还不明白,那也就没有拉拢的必要,榆木疙瘩而已。
铺垫已经展开,收获多少就只能听天由命,这是经营大道的真正态度,而不是拿刀子去胁迫人家,强扭的瓜不甜,最好还是等瓜熟落蒂。
有很多道主在经营自己的大道时很是使了些小手段,在这方面他娄小乙并不陌生,却仍然洁身自好,是因为他知道,真正的大道应该是怎么成长起来的,尤其是对他而言。
正因为要颠覆,所以他在求道过程中就得更圣人,这听起来很矛盾,却是他数千年修行的心得。
这一日,娄小乙忽有所感,有故人相邀?虽然不太清楚为什么不直接来剑道碑中寻他,但以和此人的关系,这些都不是问题。
出得剑道碑,一晃身进入自己的天劫碑,就见一老头儿正和自己的化身在那里撸胳膊卷袖子争得正激烈。见本尊前来,呸了一口,扭身离开,气得对面的老头儿哇哇大叫。
就冲娄小乙发火,“你瞧你搞的这狗东西,连最起码的尊老敬幼都做不到,还立个屁的大道!”
娄小乙就尴尬的笑,化身这东西,是和性灵有些关系的,很本性化,也就是江山易改的后半句,这不是他能刻意控制的。
“前辈怎么有空过来看我了?话说,我在这里等前辈都很长时间了,上次回五环青空都没见到前辈,晚辈常自遗憾……”
闻知哼了一声,“老头子去安排后事了,自己挖了个坑,打了付棺材,像我们这样的反正也没后人看顾,还不得自己上点心?”
娄小乙心中一酸,口中调笑,“可不能这么说,最起码在黄龙,您的后辈很多呢!
既然前辈是在准备身后事,又没什么后人,您那点家当就这么丢了岂不可惜?要不,我来替您保存?您也知道器物这东西就得常用,不用就容易长锈失灵……”
闻知笑骂,“可没见过你这样的晚辈,老头子这还没死,你倒是掂记上我那点家当了?
獲得超弱技能「地圖化」的少年與最強隊伍一起挑戰迷宮
我也不怕告诉你,活了几百万年,除了兜里的烟酒,老头子是啥都没有,是不是让你失望了?”
娄小乙笑而不语,这个老家伙很不一般,他已经大概猜出了他的根脚,当初和李乌鸦还很有些恩怨在里面,但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破事他也不想去拾起,过去了就是过去了。
灵宝根脚的仙人能一直在下界晃的他可没见过第二个,仅凭这一点,老家伙就是个有故事的灵宝。但这些故事闻知不说,他也不好去过问,这是修行人的分寸。
按照惯例,规规矩矩的給老头子点上一颗烟,两人在吞云吐雾中纵谈过往,不胜唏嘘,
闻知很满意,“大君那里你做的不错,他已经开始了自己的新篇章,具体所在我就不和你说了,我怕你这一身的因果影响太大,谁沾谁倒霉!
老麻那里我也没想到,算你小子有良心,你这一路走来虽然磕磕绊绊,但大的波折极少,如果不是这两位在上面压着,不会这么顺利!
我要说的是,因果已经了结,过犹不及,以后的事重新开始,新纪元嘛就要有新气象新朋友,守着那些陈年往事是迈不开步子的。”
娄小乙点头应是,知道这是老头子为他好,不希望他被太多的琐碎耽误;像是因果这种东西,是永远斩不断结不完的,应该把它当作是一种动力,而不是一个包袱。
但他关注的不是这个,“前辈,打算什么时候走啊?晚辈也好給您填最后一锨土?”
闻知瞥了他一眼,“我的事和他们不同,不需要别人插手,这也不是和你客气!
但我此次来,是想和你谈一件事,结果来了这里,又发现了另一件,就一起说吧。”
举目四顾,有些疑惑,“我来这里也有些时日,你这四个道碑我都进来过,也基本明白了你的意思,嗯,说句实话,你比那李乌鸦能干实事!
但我想说的是,你这四个道碑为什么我就总觉得不平衡?”
娄小乙心中暗叹,不愧是仙人根脚,虽然可能在具体上看不出来什么,但这份眼力直觉却是敏锐至极,黄龙之地这么多修士,包括青玄他们都没看出来,老头子却一眼发现。
“您说的是天劫大道吧?所以您就在这里等我?”
闻知摆摆手,“我对天劫之道认知有限,而且我也不该说什么误了你的思路,但我确实感觉,你这个天劫大道在某种意味上怎么好像就不如另外三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