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族鎮守使
小說推薦人族鎮守使人族镇守使
只见雷渊身上爆发出浩瀚磅礴的气势,一步踏出的时候,百万雷电如同银蛇一般在虚空狂舞,化为一方毁灭雷狱,向着沈长青镇压而去。
雷电浩瀚。
威势无边。
沈长青右手握拳,向前猛然间轰击出去。
轰!
百万雷电尽数泯灭。
任何的手段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都是形同虚设。
不过。。
在泯灭雷电以后,强悍的余波席卷而来,让他肉身感受到了一阵麻痹。
但这种麻痹感觉刚刚升起,就消散无踪。
身形消失在原地。
雷渊身后的虚空坍塌下来,一个硕大的拳头印出。
好快的速度!
他心中一惊。
在其眼前,沈长青的身形直到现在才缓缓消散开来。
那是——残影!
真正的本体,如今已是在自己身后了。
来不及多想。
雷渊直接催动身上的道兵,紫色长衫光芒大盛,一个紫色的护罩把他整个人都给覆盖在了里面。
下一息。
紫色护罩破碎。
他却是趁着这个机会,直接拉开了跟沈长青的距离。
紧接着。
雷渊青年模样消失不见,化为龙首人身的存在。
随着其现出本体的刹那,虚空轰鸣,一方浩瀚雷海自天穹降临而来。
“雷泽神族!”
沈长青看着前方的雷海,以及雷海中间的雷渊,对方此刻仿佛化身为一方主宰一样,散发出来的气息比寻常神王都要来的可怕。
古有雷泽!
孕育雷神!
不过。
他面色却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雷渊能入封神榜前百的行列,实力自然不同寻常,好歹也是雷泽神族的顶尖天骄,以半步神王的境界斩杀天地神王,都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而被战斗吸引,从而在暗中观战的一些强者,在见到那浩瀚雷海的时候,面色都是不由自主的起了变化。
“这就是神族当中的顶尖天骄吗?不是神王却胜似神王,这等强者他日要是证道神王,实力又会可怕到什么样的境地!”
“传闻雷泽神族天生就能操纵天地雷霆的力量,如今看来,果然不虚。”
“不知此战究竟谁胜谁负——”
鑄 劍 師
嫁給非人類
在那些强者眼中看来,雷渊的实力是很强不假,但沈长青的实力也是半点不弱。
前面一拳打爆天地神国的画面,如今已是被他们所知晓。
此等实力。
已经不是寻常天骄能够做到的了。
如果是以前的话,他们不认为沈长青能抗衡的了雷渊,但是现在,却不一定了。
天骄争锋!
这才是大争之世该有的样子。
两者都是在神境当中,但其发挥出来的实力,就算是等闲神王都难以企及。
唯有此等强者,才能真正称得上天骄二字。
雷海中。
雷渊眼神淡漠:“能让本座全力以赴,这将是你一辈子的荣誉,”
说完。
只见雷海震动,滔天海水掀起的时候,毁灭的力量向着沈长青镇压而去。
雷海滔天。
仿佛天塌地陷一般。
沈长青抬头看着落下的雷海,负手而来。
他没有用咫尺天涯离开,因为周围的空间,都被雷海的力量破坏,强行用神通的话,只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毕竟咫尺天涯再强,也只是一品神通而已。
作为空间方面的神通,还没有到领悟其中法则,乃至于掌握规则的程度。
如此一来。
在周遭空间充斥有毁灭力量的时候,冒然使用神通进行空间挪移,没有任何好处。
而且——
沈长青也不认为,雷渊能对自己造成威胁。
既然没有威胁。
那么躲避,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混沌震动。
所有的力量都凝聚在了右手上面。
在雷海即将落下的时候,他一掌印出。
神通。
星罗万象!
刹那,虚空寰宇仿佛都在掌宇方寸间,浩瀚无边的雷海,只如同寻常物件一般被其捏住。
下一瞬。
沈长青手掌猛然一捏。
轰——
无边雷海,瞬间炸裂开来。
“噗嗤!”
雷海破碎,雷渊自身都受到了极大的反噬。
但跟反噬的伤害相比,心神受到的震动更大。
一掌!
只是一掌!
自己施展出来的天赋神通,便是就此告破。
如此实力,让他内心不由自主的感到惊骇。
“你太弱了!”
沈长青微微摇头,徒手捏碎雷海对他来说,就好像只是做了一件稀松平常的小事一样。
事实上,的确是差不多。
肉身化为混沌道体以后,肉身方面已是蜕变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程度。
君不见。
就算是规则神王都一击,都没能将自己肉身打灭。
这位雷渊神族的天骄再强,跟规则神王相比,依旧差了十万八千里。
雷海破灭。
他脚踏虚空,一拳向着轰击。
仿佛蕴含有无上伟力的一拳,直接就把虚空打穿,狠狠轰击在了雷渊的身上。
紫色长衫光芒大盛,然后便是到了承受极限。
砰!
紫色光芒崩碎。
紫色长衫迅速黯淡了下来,这件强大的道兵,终于是承受不住了。
虽然以其强大的材质,没有直接破碎开来,但是道兵已经受创严重,再也不复原有的防御能力。
一拳打灭道兵。
沈长青再是一拳轰击出去,直接落在了雷渊的身上。
轰——
身躯撞破百万里虚空,雷神真身此刻破碎了大半,神血挥洒。
这个时候。
雷渊脸上已经任何的傲意,淡漠的眼中涌起惊惧。
他没想到。
一个氏族天骄实力竟然强横到了如此境地,自己完全不是对手。
不仅仅天赋神通被破,就算是护身的七品道兵都差点被打没了。
瞬间。
雷渊心中就生出的退意。
他虽然傲,但却不傻。
眼下情况显然事不可为,再战下去的话,就没有任何必要了。
然而。
雷渊想要退,沈长青却完全没有让对方退走的意思,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真把他当泥捏的。
反正人族被诸天万族敌视。
说不定雷渊背后的雷泽神族,曾经也是人族大敌。
既是如此。
便先行斩了雷渊,也算是为人族以后铺路。
有了这样的念头,他心中杀意暴涨。
“休伤吾族少主!”
冰冷的声音自天穹传来,一尊中年神王踏空而来,向着沈长青一掌镇压落下。
见此。
沈长青直接就是一拳打出。
轰!
中年神王手臂直接炸裂,神血横飞,随后他再是欺身而上,右手握拳以破天之势轰击出去。
砰——
那尊神王的身躯直接破碎开来。
神血洒落天穹。
残躯的尸身向着下方坠落而去。
这一幕。
让雷渊心神颤栗,也让在虚空暗处观战的强者心中大骇。
两拳!
两拳就把一尊神王的肉身打爆。
虽然神国未灭,那尊神王肉身破碎以后,仍然是在自身神国中重生。
可沈长青展露出来的实力,让他们感到惊惧。
就算是雷渊都没想到,对方竟然两拳打爆了自己一个护道者。
作为雷泽神族的少主。
他自然不缺强大的护道者。
像是前面的灰衣老者,就是雷泽神族安排的一位寰宇神王,而刚刚的中年神王,却是另外一个天地神王,同样是他的护道者。
然而。
后者在面对沈长青的事情,竟然两拳就被打爆。
局面变化太快,让雷渊始料不及。
“死!”
沈长青打灭中年神王的肉身以后,冰冷的眼眸再次落在雷渊身上。
就在其准备将对方轰杀当场的时候。
嗡——
虚空当中。
惶惶如同天威的气势碾压下来,亿万里虚空都承受不住这股威压,全部崩碎破灭。
躲在暗中观战的强者,一个个都是从暗处出来,心中惊骇欲绝。
作为气势主要覆盖的对象,沈长青心神凝然。
这股气势,他再是熟悉不过了。
曾经的神主血上,就有类似的气势散发出来。
只是对比眼下的气势,神主血中拥有的气势却是要弱了不知多少倍。
神主!
雷泽神族的神主!
只是一瞬间,沈长青就想通了个中关节。
神主的强大。
他从来不曾真正的见识过。
但只从对方如今尚未露面,仅凭借气势稳压,就能拥有这般可怖的威势,便可明白神主究竟是要多么强大了。
另一边。
雷渊感受到那股气势,顿时如释重负,看向沈长青的眼神再是变得轻蔑。
“你的死期到了!”
在他看来。
沈长青如今已经是被神主的威压禁锢在原地,接下来,就是自己将其斩杀的时候。
瞬间。
雷渊便是暴起出手,拳头裹挟无穷雷电力量,向着对方轰杀过去。
“神主威压!”
眼见雷渊袭来,沈长青面色冷厉。
他停留在虚空中的身体一动,右手握拳同样打出。
轰隆隆!!
两拳碰撞,雷渊的手臂直接破碎泯灭,可怕的余波席卷下,对方半截身躯消失不见。
“不可能的,你为什么不受影响!”
肉身上的剧痛,不及他心灵上的震动。
雷渊如何都想不明白,对方为什么在神主的威压下,能够丝毫不受影响。
沈长青看着对方的眼神,就好像看着一个死人。
“不可能的事情多着呢,可惜你没有机会再见到了!”
说话间。
他已是一步踏出,拳头轰击出去的时候,一股死亡的气息已是把雷渊吞没了进去。
“咦?”
惊疑的声音自天穹落下,落在其他人的耳中,却好像雷霆在耳边炸开一样。
随后。
就看到有蕴含无数浓郁道韵的手指,自虚空中探出,向着沈长青点了过去。
那一刻。
天塌地陷。
眼看手指就要点落的时候,却见虚空中同样有一根手指探出。
两指相撞。
日月失色。
浩瀚的波动以两者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在那股波动面前,沈长青不得不向后退去。
另一边。
雷渊本就残破的身躯,在这股力量的波及下,身体直接就是横飞了出去。
紧接着,又有一股微风拂过,把所有的波动都给尽数消弭。
威压却不失温和的声音,在虚空中响起。
“雷皇作为雷泽神族的皇,又何必对一个小辈出手,堂堂神主欺负一个神境,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声音落下的时候。
有身着血色长袍,俊逸的面容中带有几分若有若无笑意的中年人,已是悄然间出现在了虚空当中。
见到对方的出现。
那些观战的强者,都是心中一惊,然后慌忙抱拳。
“见过血皇!”
闻言。
血皇淡淡看了他们一眼,然后摆了摆手:“该干嘛就去干嘛吧,别留在这里了,好奇心害死猫,到时候被殃及池鱼,可就不能怪本皇没有事先提醒。”
“谢血皇指点!”
那些强者如蒙大赦,慌忙转身离去。
神王的厮杀,他们敢于观战。
但面对神主级别的强者,却不敢有丝毫放肆了。
那等层次的存在,完全不是神王能比的。
只要对方愿意,一只手就能把他们全部捏死,所以,在血皇开口以后,任何人都不敢停留。
随后。
血皇看向沈长青,眼中有赞许的神色。
“你很不错,诸天万族所有神境天骄里面,你有望进入前十!”
“前辈谬赞了!”
沈长青抱拳。
面对一尊神主,他要说没有压力那是假的。
自身本源的问题,神王看不出来,但神主能不能看得出来,沈长青就没有绝对的把握。
所幸的是。
从血皇的神色来看,对方明显也没有发现端倪。
对此。
他心中才算是暗暗松了口气。
在这个时候,眼前的虚空无声裂开,有身着紫色长袍的强者出现。
“血皇,你司空神族当真要插手不成?”
“笑话,钟山氏族本就是吾司空神族的盟友,倒是你雷泽神族,吃饱了没事干非要掺和一脚进来,怎么,莫不是以为吾老了,已经提不动刀了不成?”
血皇嗤笑,浑然没有皇者该有的形象,开口便是嘲讽。
闻言。
雷皇眼神微冷。
“司空神族日落西山,血皇倒是依旧我行我素,也罢,今日本皇就给你一个面子。”
说完,他就要带着雷渊离去。
然而。
在其刚刚准备走的时候,却是有血光铺天盖地而来,化为了一方强大的领域。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雷皇未免有些过分了,贵族天骄既然敢于挑战,此刻胜负未分,便应该继续下去才是,不如雷皇静下心来,吾等观战一番如何?”
“血皇,莫要太过了!”
雷皇面色终于冷了下来。
他身上气势一震,就把血色领域震碎。
雷渊乃是雷泽神族的顶尖天骄,日后有望进入神主境,不管如何,对方都不能折在这里。
前面雷渊挑战沈长青的时候,雷皇其实也是知道。
但在他看来。
沈长青的实力虽然不错,但也不可能是雷渊的对手,所以才没有阻拦。
结果。
事实却跟预想中是两个极端。
这个时候,雷皇也没有办法袖手旁观了。
“太过?”
血皇笑了。
“你雷泽神族的天骄,想要打的时候就打,打不过就走,走不了就让背后的强者出面,如此行事可是丢尽了神族脸面。”
闻言。
雷皇没有再说话,金色的眼眸盯着对方,虚空在可怖气息的覆盖下,无声泯灭开来。
两尊神主对峙。
单单是无形中散发出来的威压,就足以让人心悸。
所幸的是。
沈长青拥有混沌道体以后,对于所谓的威压,基本上都算是免疫了,白玉阶梯的时候是这样,眼下神主的威压同样如此。
突然。
他耳中出现了血皇的声音。
“斩杀雷渊,司空神族会全力保你,另外不用担心雷皇,有本皇在,他翻不了天!”
斩杀雷渊!
沈长青神色一动。
很快,他就明白了血皇的打算。
雷渊乃是雷泽神族少主,属于顶尖天骄,日后成长起来对于司空神族不利,要能现在将其斩杀的话,无疑是解决了一个后患。
法医王
很显然。
对方是把自己当做一把刀,去斩杀雷渊。
不过。
沈长青却没有拒绝的意思。
斩杀雷渊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坏处,眼下就算是他不出手,以对方的性格,日后只怕也是会给自身带来一些麻烦。
而他。
最怕的就是麻烦。
所以。
与其等到日后麻烦。
不如先一步,把所有麻烦都给解决掉。
做出决断。
沈长青顶着虚空中的神主威压,直接向雷渊杀了过去。
“放肆!”
雷皇震怒。
他没想到一个小小神境,竟然敢在自己面前出手。
不要说神境了。
就算是氏族皇者,在其面前,都不敢有任何放肆。
就在雷皇出手,想要把沈长青抹杀的时候,血皇却是出现在了对方的面前。
“雷皇,你的对手乃是本皇!”
“血皇你当真要跟本皇作对不成!”
雷皇怒了。
就算是他前面把持皇者气度,喜怒不形于色,这个时候,也不再掩藏什么。
血皇嗤然笑道:“废话那么多作甚。”
话落的时候,他已是一掌印出。
血色滔天而起,亘古大陆的天穹,都在这股力量面前颤抖不止。
神主存在。
哪怕是举手投足,都能拥有毁天灭地的伟力。
见此。
雷皇怒极而笑:“好,本皇便让你明白,司空神族的时代早已过去,本看在你血皇乃是前辈的身份,才一直给你面子,既然你不识好歹,那就怪不得谁了!”
亿万里虚空炸裂。
密密麻麻的雷霆于虚空狂舞。
两尊神主只是刚一出手,那股浩瀚的威势,便是让一方大域震动。
而在雷皇被血皇拦住的时候。
沈长青已经先一步,杀到了雷渊面前。
死亡的威胁迫近,让这位雷泽神族的天骄面色剧变。
“你当真敢杀本座不成!”
“本座若是死了,不止是你,就算是你背后的钟山氏族,都要为此陪葬!”
闻言。
沈长青冷笑:“今天就算是神主,都救不了你!”
拳头轰击过去。
雷渊没有办法,只能是抬起手抵挡。
轰!
本来被神力修复的身躯,在这一拳下面,再次破碎了开来。
在其身体横飞出去的时候,沈长青一步踏空靠近,再是一拳镇压落下。
浩瀚的力量爆发。
在雷渊惊骇的目光中,将其彻底吞没了进去。
砰——
力量余势不止,引得空间大面积破碎。
等到那股波动消散一空的时候,再也不见雷渊半点身影。
至此。
这位雷泽神族少主,便是陨落于此。
在雷渊陨落的时候,可怖的气息从远处爆发出来,雷皇金色的眼眸中尽是怒火,看着眼前的血皇,恨不得要把对方给大卸八块。
“本皇与你不死不休!”
规则长河奔腾而来。
雷皇化为龙首人身的存在,脚踏规则长河,无穷雷霆匹练向着血皇狠狠轰击过去。
“本皇怕你不成?”
血皇冷笑,血色规则长河同样跨空而来,他的身形消失不见,化为一头血色麒麟傲立长河尽头。
大域中的生灵。
此刻都是抬起头,面色震惊的看着天穹上空中,那顶天立地的血色麒麟以及龙首人身的雷神。
规则长河奔腾。
血色跟雷霆交织。
有那么一瞬间,让他们感觉到天地仿佛进入末日了一样。
轰隆隆——
两股可怖的力量骤然撞击在了一起。
霎时间,天地都仿佛没有任何声息,日月光芒俱被遮挡。
黑!
无尽的黑暗!
那是亿万里空间被粉碎泯灭以后,所流露出来的颜色。
但很快。
空间强大的自我愈合力量,把那股黑暗重新吞没进去。
另一边。
沈长青刚刚把雷渊斩杀,就有一股强横的力量,把自己强行锁定在了原地。
紧接着,耳边便是传来了平静的话语。
“本皇来迟一步,希望雷皇不要见怪!”
话音落下的时候,一个身着白衣的男子,便是缓步从虚空中走了出来。
在对方出现的时候。
血皇面色微变:“白皇!”
他以为就一个雷泽神族插手而已,没想到,桓山神族也要横插一脚进来。
跟雷泽神族的雷皇相比,桓山神族的白皇同样强大。
雷皇金色的眼眸中,有微不可查的冷意掠过。
“白皇能来,本皇心中甚慰,眼下本皇被血皇缠住,便劳烦白皇出手,将那杀害吾雷泽神族天骄的修士斩杀!”
他不相信,白皇会刚好这个时候来。
对方显然早就等着了,故意不出手,等到雷渊陨落以后才出现,个中打算不用说都能明白。
但现在雷渊已死,说的再多都没有任何必要,唯有将沈长青斩杀,才能泄他心头怒火。
——
PS:今天一千月票加一更,有多少加多少(现在是双倍月票期间,等于平时五百月票),二号统一还更,各位大佬手中有票都可以投一下,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