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賊之禍害
小說推薦海賊之禍害海贼之祸害
乔巴恰逢其会的翻译,害贝利好悬没被龙虾头噎死。
“咳咳……”
他艰难咽下龙虾头硬壳,旋即机械性转头看向乔巴,一双眼睛瞪如铜币。
“狸猫,真是谢谢你了啊,所以,你是想要窝手里的龙虾头吗?”
说着,贝利将手中剩下一半的龙虾头掰碎。
个中威胁不言而喻。
乔巴被吓到了,委屈巴巴着,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
“滚!”
贝利不吃这套,气急败坏吼道。
乔巴哇的一声泪奔跑去找索隆了。
“气死窝了。”
贝利将剩下的龙虾头塞进嘴巴里,用力咀嚼着。
“哼,窝也吃过老大亲手剥的龙虾肉,才不会羡慕你。”
吞下龙虾头,贝利在自我安慰着。
他心想着满肚子怨气需要大量的龙虾肉来抚平,于是就要拿起下一只龙虾。
结果龙虾还没拿到,就看到几个家伙蹲在莫德旁边,满脸艳羡看着盘绕在莫德手臂上的秋水。
“???”
贝利愣了一下,借着火光定睛看去,眼神渐渐变得呆滞起来。
那蹲在莫德旁边的人,赫然是汉库克、佩罗娜、桑妮三个。
“莫德大人……”
“好羡慕秋水!”
“我也好想要啊~~!”
汉库克、佩罗娜、桑妮三人抱着膝盖,在一旁眼巴巴看着秋水。
有种恨不得取代秋水位置的感觉。
“……”
贝利僵着脸庞,看得那是目瞪口呆。
篝火前。
香克斯端起酒瓶喝了一口,眼角余光瞥向正在喂食秋水的莫德。
他需要一个能和莫德独处的机会。
不过倒也不着急。
身边。
麾下干部们正在吵闹。
“耶稣布,没想到你也有被‘秒杀’的一天啊,而且还是被小莫德秒杀,哈哈哈!”
“你们笑个屁,又不是只有我一个被秒!!!”
耶稣布据理力争,企图让莱姆琼斯他们分担一下火力。
况且这个结果也不是因为他太弱,而是如今的莫德实在强得令人匪夷所思。
这一点,红发海贼团干部们自然也清楚。
他们亲眼见识到莫德一个照面间就秒掉耶稣布等众多强者的过程。
而且最恐怖的是……
莫德在做到这一点的同时,还能控制力量,保证不会对耶稣布他们构成伤害。
这可是比直接杀掉耶稣布他们还要更具难度。
也足以说明莫德的恐怖之处。
红发海贼团的干部们心里门清儿,但也不知道是不是耶稣布平时太损了,他们揣在兜里装不懂,也不去奚落莱姆琼斯他们,反而一直在针对耶稣布。
耶稣布试着挣扎反抗了一下,然而一点用都没有,也就放弃了,任由队友们灌酒。
“你们说我是不是脑子抽了,非得去凑热闹。”
灌掉一瓶酒后,耶稣布满脸无奈之色,有些后悔去掺一脚,热闹没凑成,反而自己成了热闹。
“哈哈哈……”
众人捧腹大笑。
“不怪你,是小莫德太猛了,哈哈哈!!!”
“世界最强的名号又不是吹出来的。”
“喝酒喝酒。”
看出耶稣布有点在意了,众人没有继续落井下石,只是催促着耶稣布再来一瓶酒。
耶稣布也没让他们失望,撬开一瓶酒仰头就灌了起来。
红发海贼团的人顿时轰然叫好。
“老爸。”
就在耶稣布喝到一半的时候,身后响起乌索普的声音。
耶稣布猛地拿下酒瓶。
“乌索普啊,来,坐这里。”
他转头看着自己的儿子,显得有些不自在,但还是邀请乌索普坐下来。
“可以吗?”
乌索普眼前一亮。
耶稣布点了点头。
乌索普见状,赶紧一屁股坐在耶稣布旁边。
“老爸,你知道前段时间我们遇到了什么吗!!!”
他打开话匣子,眼睛里全是耶稣布。
“哦,遇到什么了?”
耶稣布有点招架不住乌索普的眼神攻势,只能顺着话说下去。
“一只脑袋上长着章鱼触角的大鲨鱼!!!”
乌索普张开手臂,虚比了一下体积,然后兴致勃勃道:“跟小时候老爸你提起过的海怪是一样的!!!”
“有这……哦,你说的是章鱼鲨啊,没想到你也遇到了,哈哈哈。”
耶稣布很不自然的大笑道。
乌索普没注意到耶稣布的反应,自顾自说起一路以来的见闻。
他有太多话想跟耶稣布说了。
红发海贼团的干部们自觉压下声音,满脸笑容看着正在叙旧的两父子。
噼里啪啦……
篝火越烧越烈,溅着火星子。
莫德将剥好的龙虾肉喂到秋水嘴巴里。
秋水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
见秋水吃饱了,莫德微微一笑,拿起身旁的手巾擦拭了一下双手。
“盯~~~”
三道目光如约而至。
莫德怔了一下,偏头看去,只见汉库克、佩罗娜、桑妮各自抓着一只贾雅刚送过来的龙虾,正在眼巴巴盯着自己。
“怎么了?”
他有些讶异道。
汉库克、佩罗娜、桑妮她们没有说话,而是很和谐的将手中的龙虾同时塞过来。
“……”
莫德看着三人递过来的龙虾,顿时明白了她们的意思。
他失笑一声,倒不至于不解风情,就伸手准备接过桑妮她们递过来的龙虾。
“room。”
浮荡着白光的领域笼罩过来,犹如一台精密仪器,顷刻间就让三只大龙虾肉壳分离。
“这样比较快。”
以能力剥掉龙虾壳,罗微微仰着头,一副不用谢的样子。
罗的身旁,是青雉和布鲁克。
他们两人深深看了一眼罗,只觉得佩罗娜之前给罗取的外号真的是直切要害。
“哟嚯嚯,有点饱了呢,得去散步消化一下。”
布鲁克起身,远离了罗。
“保重。”
青雉拍了拍罗的肩膀,旋即也是起身离开。
“???”
看着两人奇怪的反应,罗不禁蹙起眉头。
也就在这时——
他忽然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杀气扑面而来,一瞬间的功夫,全身就激起了小疙瘩。
“敌袭吗?!”
罗条件反射般跳起来。
靈夢轉身
就听到冷冽寒风般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俘虏之矢!”
“幽灵炸弹!”
“鱼人空手道,滑波!”
充斥着怨念杀气的攻击转瞬而至,顷刻间将罗淹没。
“哈哈哈……”
幸灾乐祸的笑声适时响起。
而笑得最大声的,也就是小贝利这个小刺头了。
噼里啪啦……
火星子从篝火中飞起,在夜风挟裹之下褪去热量,融入黑暗之中。
温暖明亮的火光映照之处。
开怀笑声不绝于耳。
这定然是一场永远不会散席的宴会。
……..
夜色渐深。
篝火熄灭,余温尚在。
醉酒的人以地为床,在篝火旁呼呼大睡。
这是尽情狂欢后的常态。
但也有人足够克制,毕竟此方之地还有降军。
诸如青雉、希留等人,不但没喝醉,甚至没有入睡。
他们用自己的方式在默默为团队保驾护航。
地下古代都市。
火把上的火光在黑暗中摇曳。
星辰變 小說
远远看去,如同一叶扁舟般渺小。
举着火把的人,是妮可罗宾。
渴望空白历史真相的她,在知晓了地下古代城市的事情之后,必然是按奈不住好奇心的。
她举着火把前行,最终找到了描绘着遥远历史的壁画。
“这是……”
火光连同壁画一起映照在她的眼中,也难掩惊讶之意。
“当然就是历史咯。”
身侧的黑暗中毫无征兆间响起莫德的声音。
正在仔细端详着壁画的妮可罗宾,不可避免的被吓了一跳。
下意识后撤,手中火把脱落掉在地上,弹了几下后滚到一对脚前。
火把还在燃烧,只是照亮的范围缩小了。
“你的胆子应该没这么小吧,妮可罗宾。”
莫德操控着影子拿起火把。
随着火把举高,光源映照在两人之间。
看清来人是莫德之后,罗宾缓缓平复余惊。
“我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应该的事?”
她看着莫德,半试探性问道。
毕竟是偷偷跑进来的,多少有些心虚。
“放心吧,你就是将这个地方埋了,我也不会有意见。”
莫德控制着影子将火把还给罗宾。
罗宾接过火把,低声道:“我应该能想到你会这样回答,历史在你的眼中,也许一点‘重量’都没有。”
“你说的不完全对。”
莫德偏头看向壁画,淡淡道:“这个世界的历史有存续下去的资格,但没必要过于重视。”
“……”
罗宾微微咬唇。
眼前这个男人所说的话,等于是抹杀掉了她大半辈子的努力。
莫德如今的见闻色已是臻于至境,近距离之下,能够洞穿任何人的想法和情绪。
自然也包括眼前的妮可罗宾。
“古代兵器?古代巨大王国?空白的一百年?”
莫德用一种平静的语气道:“世界政府掩藏了这些历史,而现在世界政府也成了历史的一部分,那么,做这些事情的意义何在呢?说到底,历史从来都是由胜者来书写,谈不上是真理,却不如辩驳。”
“……”
罗宾咬着唇角,无力反驳。
当世界政府在眼前这个男人手中败亡之后,存在于过往历史中的真相……
就算挖掘出来,也仍有意义吗?
她忽然有些迷茫。
回过神来,莫德已然无影无踪。
…….
翌日一早。
头条报纸如约而至,飞往全世界。
所刊登的内容,毫无半点意外的世界各地掀起巨大波澜。
“天龙人死光了,圣地也被夷为平地……”
“世界政府就这样完蛋了?”
爆炸性的消息,震得世人头晕目眩。
昨夜的那场直播,不是所有人都有看到。
但几个小时之后。
世人们都知晓了此事。
世界政府竟然在一夜之间被消灭了。
看到这个消息的人,仿若身置梦中。
曾经屹立在大海上的庞然大物如雪崩般无可挽回……
而少了海军本部的制约,难以想象今后的大海会陷入何等混乱。
无数民众们深陷恐慌,没有第一时间看到报纸上那更加震撼的内容。
即是莫德面向全世界的宣言。
“大海贼时代结束了。”
“我说的。”
“活跃在地下世界的奴隶产业也结束了。”
“我说的。”
“不从者唯有一个下场。”
“死。”
寥寥几句宣言,就树立起了无数的敌人。
但随着昨夜的战斗影像流转开来后……
没有任何一个人胆敢站到莫德的对立面。
正如头条内一句被加粗过的巨大标题。
这个时代——
名为百加.D.莫德!
…….
“将千万岛屿连成一片。”
妾舞鳳華:邪帝霸寵冷妃
“我们有这个能力。”
“而天空之城的存在,只是一个开始。”
莫德所说的话,被不少人铭记。
是的。
我们有这个能力……
红色港口。
天空晴朗无云。
无数人仰头看向前方高耸入云的红土大陆。
数不清的目光汇聚之处,是一道凌空而立的身影。
是莫德。
所有人都屏息注视着莫德的身影。
因为——
接下来他们将要见证改变世界的第一步。
红土大陆岩壁前。
莫德一手印在岩壁之上。
“万物皆影。”
轻语声随海风而去。
高耸如云的庞然大物,骤然之间变成漫天影子,如纷飞的雪花,从天空飘落向海面。
分割了大海的红土大陆。
就在这顷刻之间化作真正的泡影。
仿若神迹的一幕,令红色港口陷入死寂。
革命军也好,海军也罢。
亦或是民众贵族们。
他们看着纷飞如雪的大量影子,以及少了红色大陆遮挡而从眼前呈现出来的无边海面,皆是震撼得说不出半句话来。
这就是——
世界最强。
当所有人都被纷飞的影子吸引目光之际,莫德已经出现在近海之上的冥土号船头处。
大唐玄筆錄
“扬帆吧。”
“去往旅途的尽头。”
莫德驻足船头,目眺前方。
阳光笼罩在他的身上,渲染出一层明亮光辉。
莫德海贼团的众人,皆是面带笑容看着莫德的背影。
完。
……..
烛光摇曳。
微光之中,细长的手托着书本。
“哟嚯嚯……”
伴着笑声,书本缓缓合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