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細胞監獄
小說推薦我的細胞監獄我的细胞监狱
韩东虽在接纳莉莉雅小姐的「玫瑰花」后,继续与其探讨关于养花的知识,
且两者关系明显更进一步。
但韩东心里却惴惴不安,
刚在抵挡攻击时,被迫表达出体内的死灵特性……虽在接纳玫瑰花后,第一时间进行收敛与遮蔽,但中间也有段不长不短的暴露期。
虽说监狱深处能极大程度压制气息外流,但也有一定可能被捕捉到。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刚刚那一击如果不挡下,我的魔眼会被贯穿,种子将扎根于大脑间而实现奴役。
这女人真是~哎,不知道说什么好。
只能看运气了。
一旦泄露,我现在就算想要逃跑也是来不及的。
若追踪到死棘监牢,莉莉雅作为这里的地头蛇,应该能在第一时间察觉。
如果来到这里的只有一人,我与她联手或许能勉强僵持~如果是一群失控者,就只能尽可能逃了……利用现有的手段拼尽一切钻出黑帐。』
就在这时,
如同植物触感的手指轻轻戳了一下韩东的脸庞,
“你在想什么呢~赶紧过来放松一下吧。”
在莉莉雅的牵引下,
来到专用于「曼陀罗人」的【补水室】。
恒温,空气间布满着一种主动渗透式的水雾,在渗透压的作用下将水雾压进目标体内。
当莉莉雅迈进补水室时,
她那如同红色长裙般的身体外壳结构完全收回体内,
展露出她最完美的植物身体,以双臂抱膝的姿态,宛若人体种子般坐于其中,进行着沉浸式的补水。
韩东也脱去上衣,迈入这间补水室。
视野不可避免地落在对方身上,透过本就透明的微红皮肤,
从莉莉雅的体内窥探出一个巨大、复杂而充满煞气的红色世界,
正是这个世界在无时无刻向外释放着煞气,甚至于站在山洞入口就能清晰感受到。
韩东出于本能上的好奇,通过魔眼去窥探更深一层的情况,当观察到红色世界的基本构架时,他本能性地一愣!
红色世界的主星球,构成星球的主要物质并非土壤。
而是一具具遭到杀害的「曼陀罗人」,将植物人的尸体紧密拼凑、压缩在一起,化作一片极其肥沃的鲜红大地。
【尸山血海】用来形容都完全不够。
整颗星球80~90%的组分均为尸体,
星球间的河流与海洋均为尸体间流出的血液,因特殊的世界环境,这些尸体并不会腐坏,还将形成一个独有的「循环系统」。
漫山遍野的尸体间都长满着鲜艳的红色玫瑰,
一些于死亡间诞生出愤怒、残暴、哀怨或是痛苦意识的尸体,将慢慢由大地间爬出,成为这个世界的一员。
然而,体内蕴养着这样一个世界的女人,大部分时候居然看起来人畜无害。
『这女人到底屠杀了多少人……』
莉莉雅自然察觉到韩东的窥探,抬头微笑说着:
“你的眼睛应该能看透我的肉体吧?怎么样……很美吗?这可是我辛辛苦苦杀掉一半曼陀罗人,才得以铸造出来的【世界】。”
“屠戮一半的世界生命?!”
妖孽 王爺
“对呀~从很久以前开始,我与诺斯那小子,便一直在争夺世界权限……最终,他因为一些所谓的共分、和平政策赢得绝大部分生命的支持。
就连世界本身都选择了他。
自始至终,诺斯都没有正面与我分出高下,
我当然不会认同这样的结果,但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确实有些本事。
因此我做出了「妥协」,
不再争夺世界的所有权,而改为「平分世界」~于是呢,我将一半的生命全部杀掉,顺便将他们的尸体融合到我的王域间。
有本事的家伙自会复生觉醒,成为更高一等的植物个体。
没本事的家伙就好好当作世界的肥料,促进世界与强者的成长,不是挺好的吗?
达成目标后,
我对于外部世界就没有太多追求了,便顺从诺斯的意思被关押于监牢最深处,在这里过着养老生活,养养花什么的~哪怕世界毁灭也与我无关。
不过,你的到来是一个完全的意外。
你所具备的知识体系彻底打开我的眼界,而且你也是唯一懂得我,欣赏我的人~不像其他的无能者,一个个看到我就已经在畏惧死亡了。
而且,我也很想跟着你前往异魔世界S-01看一看。”
说着。
莉莉雅展开抱住膝盖的双臂,想要将韩东拥入怀中。
这一刻,
韩东眼中看到居然并非一位杀戮狂徒,
毕竟这里是一个植物世界,肉体的死亡或许代表着一个全新的开始……莉莉雅所进行的杀戮,甚至可以被看作一种转变。
韩东真正看到的一位「孤独的人」,
或许因天赋树-第三重≮孤独的表演者≯天赋共鸣,也或许是隐藏于韩东内心深处,甚至已被遗忘的孤独感被唤醒。
不知为何,接纳了这个拥抱。
相拥的一刻,
一条条附满尖刺的玫瑰藤条爬上韩东的皮肤、刺破表皮。
韩东却无动于衷,这种程度的疼痛,对于韩东来说就和挠痒痒差不多,反而显得十分亲密与舒适。
一双嫩如新叶的嘴唇贴了上来,
同时还附带着一条生有尖刺结构的舌头,
钻进韩东的嘴部、
绕上他的舌头、
划破舌苔表层、
吮吸其中的血液,
进行独属于莉莉雅的爱抚。
“你的血液~与众不同。”
就在两者即将朝着下一个方向发展时,
莉莉雅猛然将韩东推开,深红头发几乎全部竖起,煞气与杀意充满整个花园,生长在这里的所有玫瑰全部显露出一种恐怖表情,茎部的尖刺变得无比锋利。
“有入侵者!而且……很强!比诺斯那家伙强得多。”
话音刚落。
轰!
间隔着数百米的岩层以及特殊石材构建的牢房,由顶部贯穿。
一位眼窝极深、西装革履的平头中年男人,踩着黑色公文包直接落在花园中心。
在他手里还拽着一颗长满荆棘尖刺的黑色心脏,来自于负责管理黑棘监狱上层的棘魔。
“这颗心脏很不错,没想到还会有意外收获。”
古德曼将棘魔心脏收进手提箱,
一边整理着领带,一边直视眼前的两人,
随着来自于《死灵之书》的共鸣感从他的大脑间传了出来,
极其诡异且不协调的笑容浮现在他满是皱纹,颇为死板的面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