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谍海王牌
范克勤可以在之前,便安排他们去别的地方嘛,甚至是在完全封锁前,离开国内都成。
那说小鬼子会不会动童家?应该讲,正常的情况下不会动。这是范克勤详细评估童家情情况后做出的评估。主要是因为童父的存在,以及童家的生意很大。
最強透視
童父的存在,就以为着,有一张关系网在内的。涉及到的人也多,而这么多人,小鬼子不可能全部针对。而且小鬼子其实也怕环境不稳的。要知道,现在的在小鬼子的占区,各种各样的抗日团体,势力那是比之前多了太多了。千万别小瞧游击队,战术得当的情况下,造成的破坏力相当惊人。
小鬼子为什么在正面战场后继乏力啊?出了战线太长以外,鬼子国内的资源太少等原因外,还因为游击队在后方大规模的打游击战,破坏鬼子的运输线,各种物资,甚至是积少成多的有生力量,如果一来,除了物资运输极为缓慢,交通相当操蛋之外,还能牵制大批的兵力。是以,游击战也绝对是让鬼子后继乏力的因素之一。
而游击战的这个例子,就可以证明后方有多么的重要,稳定有多么的重要。以小鬼子的滑头程度,它们能不知道吗?就算刚开始不知道,但是打了这么多年,也肯定知道了。
汪伪可是他们扶持的傀儡,就算坐坐表面功夫,也要让其看起来是稳定的。如果轻易的就动了童父,那么其他的汪伪人士他们心里怎么想?会不会慌乱啊?从而造成别的影响怎么办?这些都是联动的。
当然了,如果动童父也不是不能,但肯定不会一拍脑袋直接就动。是以小鬼子也要经过一系列的措施才能动。而这些东西,就是时间,给范克勤反应的时间。到时候,别人他可以不管,但是童大小姐好歹跟了自己一场,他就不可能不管了。
白丰台的效率很快,事实上,跟着范克勤的这些人效率都很快。这是因为上峰领导的风格决定的。范克勤就是这样的,一旦定下了情况,就要马上执行。
狄锦文就是白丰台找的人,狄锦文当然是化名,他的本名叫左宜安,是此次安全局给范克勤在上海准备的人手之一。
范克勤跟白丰台交代完毕,白丰台就基本上在脑海中有了两个人选,不过另一个年龄有点太小了,才二十三。虽然说年轻有冲劲,上海滩这种有冲劲的人,可以说是不少,都想要拨一个前程。可是呢,如果让这么一个小伙去跟童家接触,那就不太合适了。
毕竟童家本来家底子就厚的吓人,所以从这一点上看,他们家肯定愿意找一个更加稳重点的。年轻有冲劲虽然也不错,可是到了童家这个情况,他们自然会更愿意选择风险小一些的人合作。是以,白丰台经过考虑,还是选择了狄锦文。
狄锦文今年三十五岁,可以说是正当年。成熟稳重,而且也不算大,并且具有一定前进动力。可以说经验和闯劲都是非常强的一个年纪。另外,三十五岁,就能够控制购买很多黄安粉的财力,这本身就说明狄锦文的能力,是比较靠谱的。
话说狄锦文还真不算是外行,原先在军统的时候,他曾经在总务处工作过。总务处本身就是后勤部门和财务部门的综合体,狄锦文本身就负责的是外联,采购一些物资之类的东西。后来因为表现优异,被钱金勋看重,带去了情报处。之后又一路跟着范克勤到了安全局。
其实总务处虽然是后勤部门,但你要说他们一点不会外勤的事,那真是外行了。就好比车王舒马赫一般,他在全世界的各种赛道比赛,有的赛道他擅长,有的不擅长,但你要说他在不擅长的赛道跑的贼特么慢,那只能说你这是外行人瞎白话了。因为他在不擅长的赛道跑,那都是普通人望尘莫及的存在。这就是内行和外行的区别了。
恶女惊华
再者说,狄锦文这些年跟着范克勤干活,他能差的了吗?还有就是这一次本身也用不着其他的,基本就是和童家接触,并且是做生意。这本身就是狄锦文擅长的。
而狄锦文在上海的身份,更是方便了,做生意的。这种职业很自由,方便,而且到哪去都合理。
白丰台暗中传信,将三天后童家会到岸一批黄安粉的事等等,写的清清楚楚。另外,也安排了人去各个码头监视。等确定来了后,也会告诉狄锦文。
但狄锦文从现在开始就要开始准备了,想办法能够让童家知道,他是可以合作的对象。要不然直挺挺的找上门,就太生硬了一些。
狄锦文看完了白丰台给他的信息后,确定自己完全的记住之后,将其烧毁。他住的是上海的黄浦大酒店,毕竟他演示的身份就是做生意的,所以住的高档点是正常的。
将烧毁的灰烬倒入厕所马桶冲走后,狄锦文很快就想到了一个简单的方法。就在第二天,他一上午都在各个的诊所,医院跑,专门购买一些药瓶,各种药品全都,治疗头疼脑热的,荤素不计。而且收购的量还不小。等买完了这些东西,甚至他还联络了本地的一个帮会,让他们也帮着自己买一些药品。
那说这怎么干,不怕走漏风声吗?不怕,他还没把药品带走呢。就在上海之内还是没事的,毕竟小鬼子怕的是,这些东西流向重庆方面,用作抗日之用。但你要正常的在市内倒腾,那是基本上没什么事的。毕竟有不少药品商人,以及很多跑单帮的,投机倒把的,专门做这种生意。赚钱嘛,不寒碜。
“寒碜!很他吗寒碜!”狄锦文在南京路爱丽舍法式餐厅的前台,拿着电话说道:“我是差钱吗?你就说你跟我怎么保证的?到了上海后,联络了各路人,如今依旧收了这么一点点的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