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
小說推薦
一部殖民史,就是一部战争史。
西班牙占据马尼拉,荷兰占据巴达维亚,那都是一次次打出来的。
从万历初年到崇祯登基,不仅吕宋岛北部土著奋起反抗,南菲律宾群岛的土著们,同样在如火如荼的爆发起义。而菲律宾华人,几乎全程参与其中,因为他们的应缴税额,远远高于本地土著!
每次面对起义,如果规模太大,西班牙的应对方法,就是缩进马尼拉防守。
努力拖时间,拖到起义者内部矛盾激发,期间还主动派遣使者挑拨。反正起义军的来源五花八门,肯定能够找到机会,必定会出现背叛者。甚至,起义军领袖直接倒戈,因为领袖也有一大堆。
等到起义军内讧或者撤军,西班牙再趁机发动反攻,血腥镇压屠杀起义民众。
这次也一样,菲律宾总督按兵不动,甚至把舰队都收回来,铁了心要死守马尼拉城。
“大帅,荷兰人来信!”
王徽带兵顺利攻占玳瑁城,郑芝龙率领的海军,也跟着移防过来,将这里作为一个军事基地。
福州、诸罗(台湾)、玳瑁(吕宋),三大后勤中心连成一线,大量海商进行物资转运,为接下来长期围城做好准备。
玳瑁城以前是小土邦的王城,早就废弃了一百多年,后来又变成华人城镇,两次被菲律宾屠杀一空。
郑芝龙展开信件,却是荷兰指挥官彼得发来的。
“如何?”王徽问道。
郑芝龙把信递过去:“荷兰在猛攻宿雾,城堡里只有100来个西班牙守军,但协助防守的土著兵有至少2000人。宿雾岛的土著,也有很多在反抗西班牙,大概800多宿雾岛土著帮着荷兰打仗。”
王徽好笑道:“也就咱们实诚,竟然出动3500士兵。这西班牙和荷兰,自己的兵只有几百个,却拉着几千上万土著打仗。”
“玳瑁城周边清理干净了吗?”郑芝龙问道。
王徽回答说:“参与屠杀汉人的土著,已经被彻底肃清了,男女老幼全杀,一共杀死1300多人。”
大同军在玳瑁城周边,把男女老幼全都杀光,是不是觉得太凶残?
几个月前,就连土著孩童,也都提着棍棒,跟随长辈一起屠杀华人。老人、女人同样如此,几乎没有无辜者,能走路的就是凶手!
王徽又说道:“更靠山区的土著,都是一切亲近华人的部落。我听那些海商说,当年的海盗林凤,兵败之后躲进山区,被山里的土著所接纳。许多福建残兵,跟山中土著结婚生子,还教山中的猎头族种地纺织。这次有数百个汉人,逃进山中受到猎头族保护,我已经派兵去接他们出山了。”
郑芝龙忍不住叹息:“茹毛饮血、杀人为乐的猎头族,竟然亲近汉人,而且还保护汉人。这说出去有谁信?”
又过两日,远征军宣教官方桂科,带着幸存汉人和猎头族来到玳瑁城。
这里的幸存汉人只剩三百多,一个个衣衫褴褛,甚至有些还穿着土著的皮毛衣服。他们见到郑芝龙和王徽,立即集体跪地,然后嚎啕大哭着请求复仇。
方桂科复命道:“郑大帅、王将军,躲进山里的汉人,在下成功带回317人。另有285位土著勇士,愿意跟着咱们打仗。”
王徽点头微笑:“辛苦了。”
方桂科又说道:“山中猎头族,有些也是讲理的,比如这里的猎头族就很好。只要猎头族愿意交流,在下觉得就可以教化,不能一味的把他们当成野人。在吕宋如此,在台湾也是如此,应该尝试着教化那些猎头族。”
“这件事情,你自己上疏陛下。”王徽不置可否。
郑芝龙说道:“一切都准备好了,向马尼拉进兵吧。”
……
無恥術士
沿岸是有西班牙村镇的,但大同军懒得去攻打。
这些西班牙村镇,西班牙人的数量其实很少。就是一些种植园主而已,村镇的首领必为传教士,而每个传教士又肯定是大地主!
西班牙的菲律宾殖民地,又被戏称为“教堂帝国”。
没有什么地方官员,一个传教士管理一片。而马尼拉的大主教,更是可以弹劾总督,并在总督缺任的时候代理总督事务。
玳瑁城在达古潘附近,距离马尼拉的直线距离不足200公里。
但一个位于林加延湾,一个位于马尼拉湾,走海路还得慢慢绕过去,陆路山林众多难以通行。
中国舰队还没驶入马尼拉湾,科雷希多岛就已经燃起烽火。
科雷希多岛位于马尼拉湾的咽喉位置,这里有灯塔、烽火台、炮台和城堡。
“传令,轰击炮台!”郑芝龙说道。
48艘大同海军战舰,排开阵型轰击岛上炮台。
与此同时,从舰船放下小艇,在战舰火力的掩护下,远征军士卒划着小艇试图登陆作战。
在炮火倾泻之下,西班牙守军很快放弃岸边炮台,全部缩到岛上的小型城堡里。又是那种低矮的棱堡,火炮很难命中,只能让陆军慢慢攻占。
城堡里也有炮台,十多门城防炮,不间断的朝着登陆部队射击。
带兵登陆的王徽头疼不已,短短十多分钟,大同军被轰死两人,土著军队被轰死三十多人。这才刚刚登陆,还没开始攻打城堡呢。
在出征之前,王徽专门接受训练,主要就是学习如何攻打欧洲城堡。
三个字:挖地道!
三千五百大同军,还有近万土著军队,临时转职为挖壕民夫。
他们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锄头、铁锹,顶着城堡射出的炮弹,先挖一条战壕躲进去。挖掘这条防御战壕,就再次遭受损失,被城堡火炮给砸死60多人。
“这他娘的,打下城堡之后,里面的红毛鬼全部弄死!”
林汝翼骂骂咧咧进行土工作业,他是民始元年当的兵。由于读过三年小学,受过新式教育,提拔速度很快,不到两年时间就升为哨长(统兵一百)。
这货跟士兵一起挖着壕沟,外围防御壕沟挖好之后,再朝着城堡斜向掘进,用“Z”字形的战壕,一点一点接近城堡。
“哨总,前面挖不动啊。”士兵开始抱怨。
林汝翼说:“挖不动就慢慢挖。”
海边有沙滩,挖掘速度很快,但没挖多远就碰到石头。
整整一天时间,战壕只前进20多米。
城堡里的西班牙人也很无奈,自从中国士兵躲进壕沟,他们再开炮就等于浪费火药。
“红毛鬼的战舰去哪儿了?”
郑芝龙站在旗舰的船长室里,用千里镜四处观察,却没有发现西班牙舰队的影子。
一场大战,枯燥乏味,从始至终就是挖壕掘进。
一连挖了四天,荷兰舰队来了,苏禄、文莱舰队也来了,几国大军汇集在马尼拉湾,却还是没有看到西班牙舰队。
荷兰陆军指挥官彼得,坐小艇来到郑芝龙的旗舰。
“又见面了,郑。”彼得笑着打招呼,看样子还是老相识。
郑芝龙问道:“南边如何?”
彼得说道:“已经攻占三宝颜,宿雾还没打下来。我留了50名士兵,带着三千土著,继续围困宿雾的城堡。”
三宝颜在棉兰老岛西部,那里曾是苏禄国的地盘。九年前,西班牙出兵攻打苏禄国,将三宝颜给抢掠一空,烧毁城市之后,又自己占领了重建。
西班牙殖民者就那么多,随着不断扩张,须得分兵驻守。
多的地方驻守200,少的地方驻守50,迅速摊薄马尼拉的兵力。如今,马尼拉城里的西班牙守军,数量已经不足300人。
就算无法攻占马尼拉,只要能在三宝颜站稳脚跟,荷兰东印度公司也是赚到了,因为三宝颜是菲律宾南部的重要港口!
两人聊了一阵,彼得说道:“我去帮中国朋友攻打城堡。”
这厮说完就走,乘坐小艇登陆,躲进壕沟跟大同军汇合。
嘴上说是来帮忙的,彼得进了壕沟之后,精力却放在观察大同军上。看到大同军的装备,又问明白来了3500人,彼得顿时有些紧张。
双方没有谈妥分赃协议,马尼拉究竟归谁不知道。
而彼得只带800陆军出征,还留了50在宿雾岛,怎么抢得过3500大同军?
日向和三笠
彼得当场拿出纸笔,给巴达维亚总督写信,然后派人坐船立即送回去。内容很简单:荷兰陆军,无法跟中国陆军作战。若想抢夺马尼拉,必须用战舰长期封锁。
事实上,巴达维亚总督那边,也有着自己的谈判底线。
即把吕宋岛整个送给中国,荷兰则占据菲律宾南部岛屿:棉兰老岛、宿雾岛等等。
只要荷兰占据那些岛屿,就等于控制了北方香料航道,也控制了从美洲到东南亚的必经之地。
壕沟掘进第八天,一艘战舰从南边而来。
“先生,西班牙舰队在南边,偷袭了我军在宿雾岛的舰队和陆军!战舰损失四艘,陆军……已经溃散!”
陆军溃散无所谓,反正只留了50人,剩下几千土著兵的死活,关荷兰殖民者屁事?
就是损失四艘战舰,让荷兰人非常肉疼。
当西班牙舰队浩浩荡荡杀来时,郑芝龙和彼得都明白什么情况。
太平洋航线恢复了,美洲的西班牙大帆船回来了!
整整六艘西班牙大帆船,最大的排水量1200吨,最小的排水量500吨。另外,还有16艘小型战舰和武装商船。
海战即将爆发,500吨的战舰能够对付,但更大的战舰就完全抓瞎了。
不管是荷兰海军,还是中国海军,都对这种大帆船毫无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