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術
小說推薦夜的命名術夜的命名术
何小小“一群”内。
Zard:“来来来,大家一起来吃瓜,刚刚最新消息,有天选之人在高山飞驒对那位猛人进行阻击,结果自己送了人头。现在神秘事业部像是疯了一样,差不多有80%都在往那边赶,所有出入境关口都架起了生命检测仪,对所有人进行排查。包括所有货轮在内,以前都是抽检,现在是全部检查,没检查的不允许离开港口了。”
闯王:“这么夸张吗?这是把神代的太子给杀了?”
Zard:“不是太子,但地位也不差。被杀的老小子叫做神代云一,他老子叫神代靖丞,是家族内部真正的实权大佬。听说过十常侍吗,他就是其中之一。。”
山城辣子鸡:“十常侍不是咱们古代十个权势滔天的大太监吗?”
Zard:“神代十常侍是一些时间行者给这十位神代权势人物起的外号,都是神代家主身边的红人,一个个说话阴阳怪气的,每一个都权力很大。之前促成神代财团与鹿岛、庆氏、陈氏联姻的,就是这个神代靖丞。现在他宝贝儿子好不容易反向夺舍过来,还被人杀了,任何一个神秘事业部时间行者都不敢担这个责任。”
当初主导神代空音与庆尘联姻的,也就是这位神代靖丞。
青宝:“这个人到底是谁,据我所知,按照神秘事业部行动准则,是绝对不会动用这么多人力来仅仅针对一个人的。”
Zard:“嘿嘿,我听说,好像是这个人有动摇阴阳师根基的能力,其他就不清楚了。”
闯王:“你为什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Zard:“你对我的力量一无所知。”
此时,沉默了不知道多久的静山突然说道:“根据‘旁观者’的记载,在神代来到联邦大陆之前,是另一个家族的附庸。在那个时代,那个家族掌握着所有阴阳师传承,这个家族以外的所有家族,修行着神代如今正传承的修行功法。”
Zard:“哦吼,旁观者大佬出来爆料了。”
见手青:“旁观者是什么?”
Zard:“一看你就是没有进入里世界核心层面的人,旁观者组织虽然隐匿,但上流圈子基本全知道。它的前身是希望传媒的调查记者团,后来分离出来一支武装力量,目的就是为了记录历史真相。他们在联邦内部很低调,没有总部,没有领袖,每个旁观者都是独立的。”
见手青:“等等,调查记者为什么要拥有武装力量……”
Zard:“好像是……因为曾经有一位叫做‘江叙’的调查记者,被财团杀害了。不止是江叙,还有很多调查记者死于阴谋与暴力,旁观者们忍受不了了。”
静山:“初代旁观者有记载,那个时候只有最尊贵的血统才能成为阴阳师,他们是整个东渡民族里的统治者。据说,他们不仅能召唤式神,还能将临死前有怨念的动物、人类转化为强大式神。也就是说,他们有创造式神的能力。”
幻羽:“等等,现在的神代家族,可没有创造式神的能力,据我所知,神代家族的式神已经几百年没有出现过新的了。而且,神代家族历史、联邦历史里,从未提到过你说的那个家族。”
静山:“这就是旁观者组织存在的意义了。只要旁观者组织还在,那他们就永远不可能抹去那些历史,包括他们东渡后进行的112次屠村行为。那个家族是真实存在的,只是在东渡过程中,被现在的神代家族坑害,全部沉入了禁断之海。那时候神代也不姓神代,姓织田。”
幻羽:“那个家族难道一个人都没活下来吗?”
静山:“记载是没有的,据说他们只要活着一个人,神代的统治就会被动摇。一开始初代旁观者认为是‘权力正统’的关系,但后来发现,是力量根源的问题。这个家族的血脉,似乎是特殊的,一个人便能统摄所有式神。”
Zard:“嘶!这是我帮你们配的画外音!”
幻羽:“……不要再来第二遍啊!”
闯王问道:“静山应该就是郑老板吧,我很好奇,如果这位猛人是咱们同胞,九州和昆仑会出手帮他吗?”
禁忌物ACE-999:“在路上了。”
何小小“一群”忽然安静下来,群员都没想到,这一次九州竟是也没避嫌,选择要直接出手营救了。
为什么?
花都兽医
那个猛人到底是谁,值得九州这么做?
闯王:“不过,神秘事业部追杀他的人,没有一万也有五千吧。这位猛人现在肯定很惨了,不知道能不能等到何老板去救人。”
……
……
夜幕降临。
“好吃吗?”庆尘笑眯眯的问道。
神宫寺真纪站在游乐园里,手里端着一盒章鱼小丸子,嘴里塞的鼓囊囊的:“好吃!”
谁也没想到,就在所有人以为庆尘与神宫寺真纪应该在狼狈逃窜的时候,这少年竟是领着小女孩跑来了游乐场里。
只因为,小女孩说自己从来没有去过游乐场。
農門桃花香 花椒魚
“师父,咱们不是在逃命吗,要不还是走吧,待在城市里很危险呀,”小真纪压低了声音说道。
君心劫
“放心,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庆尘笑眯眯的开枪射击,打着面前练成一排的气球。
按规则,十发子弹打中九个就能获得最大的玩偶。
一般人是打不中的。
但庆尘不是一般人。
说实话,他也没想到自己的绝对枪感会用到这里,气枪的弹道有些偏,但他开过第一枪就矫正了弹道。
后面每一枪,都没有落空过。
老板见他这么玩,脸色一下子就苦了:“要不要带小朋友去坐一下摩天轮啊,友情提示一下,这个时间去坐摩天轮的话,一定会看到最美丽的烟花景色。”
庆尘笑了笑,以前开枪都是为了杀人,如今他竟然会觉得,为了给小真纪打来一只玩偶,真的没有白白练习那么久的枪法:“走,坐摩天轮去。”
神宫寺真纪挣扎了好久,她明知道师父为了自己来游乐场很危险,却很难忍住去坐摩天轮的诱惑。
那种东西,她只在电视里看到过。
夜里的摩天轮上亮起五彩灯,缓缓转动起来美轮美奂。
庆尘看着小真纪,他来游乐场有三个原因,第一个是这里确实还算安全,神秘事业部应该想不到他会跑到这里。
第二个是他确实想替命运弥补一下小真纪,让她有一个童年的美好回忆,这里是她的家乡,而且是未来再也难以回到的家乡。
他想帮小真纪记住一些风景,一些味道。
第三个是,他们现在还不能直接去北海道。
神秘事业部并没有庆尘的照片,因为他又用大福换了样貌,还换了斯年华为他准备的身份证件。
当初庆尘预定温泉旅馆,专门用网络预定,就是为了给神秘事业部留下一个线索。
所以,神秘事业部现在放出的通缉令上的人,跟此时庆尘一点关系都没有。
神秘事业部也没有神宫寺真纪的照片,因为她还太小,根本就没有证明身份的证件,只有基础的户籍信息。
研究棟的深夜食堂
但是,神秘事业部能找到神宫寺真纪的妈妈。
这个时候,他们肯定已经派人守在北海道了,监听、监视小真纪的妈妈。
派的人不会太多,毕竟这个妈妈早就改嫁,按常理来说庆尘不会帮小女孩去看妈妈最后一眼。
但神秘事业部这么大一个组织,肯定不会犯低级错误,完全放弃这条线索。
说实话,如果按理智的话,庆尘现在最该做的就是直接想办法回国。
可他偏要试试看。
他在A02基地所遭受的一切,A02基地里庆氏情报人员所遭受的一切,利息还没有收够。
庆尘牵着小女孩的手坐上摩天轮,当他们渐渐升到最高处时,游乐场的夜间烟火表演开始了。
小女孩抱着和她一样高的玩偶熊,趴在窗户上,看着绚烂的烟花,惊讶的嘴巴都合不拢了。
庆尘安静的坐着,烟花让他的面庞在光影中交替着。
不知道为什么,他比小真纪还开心。
突然间,小女孩不再惊呼,而是安静的趴在窗户上,眼泪吧嗒吧嗒的掉在地板上。
“怎么了?”庆尘问道:“是想到晚上还要回到房车训练,所以有些伤感吗?我给你说过哈,你今天已经看够一小时的动画片了。”
小真纪擦了擦眼泪:“不是,师父,我是太高兴了。”
“嗯?”庆尘挑挑眉毛。
小女孩回头看向庆尘,她背后就是盛大且绚烂的烟火。
她说道:“师父不是问过我,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吗?前几天我说那是秘密。”
“嗯,”庆尘心绪宁静。
“有一次我烧火做饭的时候烫了手,想到妈妈也离我而去,我就问奶奶,为什么我的人生这么苦,会不会一直都这么苦。如果是的话,那我为什么会生来这个人间。”
“奶奶哄我说,人的一生,我要经历的一些东西都是必定。每个人来到这个人间的时候,其实已经看过自己的剧本了,我一定是觉得这个剧本里有值得的事情,才会选择以这个身份来到这个世界。”
“那个时候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赶紧遇到这件值得的事情,如今遇到了。”
庆尘温柔的摸了摸小真纪的脑袋,他看向夜空,天上那位自己不曾问候过的奶奶,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