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小阁老
奔驰车队一天能行三百里。
还有沿途各县城的移民办接力提供食宿,车队前进的速度十分惊人,十天后便几乎走完了黄河的几字弯。
这天抵达了葭州休息。
移民办的工作人员,也按例为这些远道而来的准移民烧好了热水,准备好了热汤热饭和热炕。
神醫殘王妃 水拂塵
但这天高达有点反常,居然食欲不振,早早就在大通铺上放躺。躺下后却辗转反侧,彻夜难眠。
夜半三更,高达悄摸摸起身,穿上棉靴,拿起了棉大衣棉帽,推门出去。
“干啥。”巡夜保安沉声问道。
“粑屎。”
“茅房那边,别拉外头。”保安便不理会他。因为常理说,这种已经离家千里的准移民,已经不可能再逃了。
他却不知道高达是米脂县人,家离这儿不到160里。
高达进去茅房,瞅了瞅高高的后窗,双手把住窗沿就要往上爬。
却被人从身后一把拽了下来,差点没掉进茅坑里。
高达吓得魂儿都没了,心说玩完了,这下死定了。刘干事说了,逃跑是大罪,要发配懊洲的……
“你干哈?!”耳边响起他姐夫的声音。
“哈哈……”高达这才能大口喘气,然后挣扎起来道:“放手,俺要回家!”
“你疯了么你!”李守忠死死按住他的嘴,在高达耳边低声吼道:“外头有狼狗,有保安,墙上还有铁丝网,把你能的!”
“俺就得回家,俺还没日过你妹唻,不能让别人日去!”高达呜呜道。
“东厂的番子盯着哩,家去害死她们捏?!”李守忠恨不得掐死他。
高达登时颓了,眼泪哗哗道:“都怪你,俺姐说不办酒席吧,你非得逞能?这下倒好,家都回不去了,你妹也得让别人日了……”
“闭嘴!俺真鄙视你!光想着裤裆里那点事儿,不能成大事!”李守忠放开他,解开裤子蹲坑道:“你也赶紧粑一泡。”
“俺没有。”
“那也得拉,不拉不专业!”李守忠面目狰狞道,天天坐车不活动,便秘很普遍。
“那你就不想日俺姐?”高达也只好脱了裤子,蹲在一旁使劲。
“没你那么想。”李守忠回味的舔下嘴唇道:“俺要当爹咧。”
“噫……你木洞房,咋有娃娃咧?”高达不信。
“谁说只有洞房才能弄那事儿,哪里的黄土还不埋人?”李守忠愈发得意,咳嗽一声,爹味十足的教训小舅子道:“兄弟,认了吧,眼下就这么个命了。别整活了,等把你送懊洲去,真就这辈子都家不去了。还是铆足了劲儿好好整,咱兄弟一起建功立业,这辈子才算木白活!”
“……”高达憋了半晌,重重点头道:“俺要立功,立功了就能早回家了!”
“哎,孙子可教。”噗通一声,李守忠终于松了口气。
旋風 小說
~~
队伍又前进了两天,来到山西平阳府吉州壶口镇,这趟冰车之旅也不得不到了终点。
一者,前头就是大名鼎鼎的壶口瀑布,巨大的落差让冰车无法通行。二是按照集团规定,出了正月就不能再用冰车了。哪怕是寒冷的小冰河时代,也得安全第一啊。
接下来一段只能走陆路,等到凌汛过去才能再上船。
好在经过一个月的养精蓄锐,准移民们的身体状态前所未有的好。
而且也渐渐没那么冷了,赶路已经不太遭罪了。
于是跟前一天抵达壶口的渭源县移民队,合成了一支两千余人的队伍。还是老人孩子坐车,成年男女步行,在集团一支保安小队的护送下,沿着秦晋峡谷一路南下。
在开始返青的峡谷中,跟小舅子说说笑笑的李守忠不知道,如果历史没改变的话,他本来一辈子都不会走入这条长长的峡谷。
而在几十年后,他的二儿子将率领义军,由此出陕入晋,烹煮了当今万历皇帝的儿子,逼得万历的孙子上吊,灭亡了他效忠的大明朝……
明星養成系統 小說
但如今,他出陕了,怕是也就没自成什么事了。
~~
从壶口南下一百里,便出了秦晋峡谷,进入了表里山河的三晋大地。
来到老西儿的地界,条件一下子又好起来了。
只见龙门渡口,乌央央停了上千辆骡车、马车、牛车、驴车。反穿皮袄敞开怀,腰里系着红腰带的山西车夫们,已经等候多时了。
异 界
这支庞大的车队原先是山西公司用来跑井陉道运煤的。江南集团正在给老西儿修正太线呢,井陉道的运力自然大受影响,老西儿暂时用不了那么多车马了,就把空闲下来的运力友情价提供给集团运送移民。
一来能巩固一下跟小阁老的感情,二来也把这人吃马嚼的负担甩出去,老西儿们的算盘盘响着哩。
在龙门古渡休息一晚,移民队伍第二天便乘车上路。
当然像李守忠高达这样精力充沛的后生,是捞不着坐车的。移民干事带着他们空手走在前头,倒比坐车快得多。
看着黄河沿岸的壮美景观,李守忠感觉无法形容的畅快,心说自己出来这趟已经值了。
又奇怪为什么以前从没心情欣赏风景呢?
正思考间,他忽然腚上重重吃了一脚,差点一个大马趴。
同伴们哄笑声中,李守忠恼怒的回头一看,见踢自己的不是别人,正是小舅子高达。
“捏咋又疯咧?!”
“日你妹!”高达脸上的怒气比他还盛,一把揪住他的领子,低声咆哮道:“你把圆圆睡了!”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不敢直接说俺姐……
“乖乖,这都到山西了你才反应过来?”李守忠哈哈大笑起来:“走的时候都有俩月的身子了!”
“怪不得你放心出来呢!”高达气坏了,除了心疼姐姐,更多的是觉得自己太亏了……
这时,刘干事过来,把高达拎起来,劈头盖脸一顿抽,然后罚他给全队背着水壶。
还是李守忠主动替他分担了一半。
“你个哈锤子!”高达愤愤哼一声,原谅了这个还有点良心的家伙。
老西儿的车队,一直把移民队伍送到了四百里外的三门峡,便折回去继续运下一波了。
这时凌汛已过,过了鬼见愁的三门峡,便可以重新坐船了。
不过从三门峡到孟津这段驶不得大船,需得先用小船摆渡,顺流而下一天后到达孟津,才能换乘集团的四百料内河船队。
这样便度过了这段伟大迁徙最艰难的部分。
从兰州到洛阳,穿越三省,四千里路程,江南集团只让老弱妇孺走了一百里……
为此,集团付出了巨大的成本。但赵昊坚信这是值得的。因为在未来的一个甲子里,关内的百姓遭受的灾害苦难十倍于江南,数倍于它省。
江南集团既然已经以天下为己任,就绝对不能像另一个时空的江南士绅那样,对同胞的苦难视而不见。那是自取灭亡之道!
还好有百年大移民这个集团的根本使命在,还好赵昊在自己一手缔造的帝国中有绝对权威,他暂时没听到什么杂音。
不过这种程度的付出才哪到哪?而且这是在为自己的地盘搜刮宝贵的人力啊!如果这都有人说怪话,那赵昊真要不客气了……
~~
潘季驯治水成功后,黄河下游便恢复了通航能力,四百料的沙船可以直接从洛阳通航淮安入黄海了。
这段水程一千四百里,顺流而下不过三天。所以船队也不在海州停靠了,直接沿着海岸线南下,驶往一千二百里外的杭州湾。
登陆前,要在船上待十天时间。对习惯了海上生活的船员们来说,这种短途的沿海航行,简直像过家家一样轻松。
可是对一辈子没坐过船的陕北老百姓来说,简直就是要了他们亲命。
在黄河上那几天还凑合,只是食欲不振,脚底下没根罢了。等到一出海,其实也就三四级的海况,便全都晕船晕到天旋地转,躺在床上都感觉躺不稳那种。
一个个吐啊吐的苦胆都吐出来了,一看到吃的就想吐,终于不再吃嘛嘛香了……
船上备有半夏、生姜炮制的晕船药,但效果说实话一般,还得尽早习惯才是正办。
不然日后的远洋航行,非得要了他们的命不可。
当然坐等不是移民干部的习惯,他们带领准移民们在风平浪静的时候,进行踮脚、耸肩、转肩等前庭功能训练,来提高身体的静平衡能力。
总之,出海三天后,准移民们便陆续适应了这种无时无刻的颠簸。先是适应能力最强的小孩子,开始在甲板上奔跑了,然后是年轻人、中年人,五六天后……连老人都颤巍巍的到甲板上晒太阳了。
当然也有极个别彻底适应不了的,比如李守忠。就一直躺在那里,吃啥吐啥,短短七天航程,之前长得膘就全都跌回去了……
高达一边伺候他,一边幸灾乐祸的嗤嗤直乐。似乎觉得这样,他兄弟俩有可能被送回家去……
“教你偷着睡俺姐,遭报应了吧?”
“滚……”李守忠刚想开口骂,一个浪把船推得一晃,他又抱着盆子狂吐起清水来。
这几天他是粒米未进,全靠输液撑着……
还好,三月初十这天,船靠岸了。
这段历时两个月,全程八千里的伟大旅程,终于告一段落了。
ps.今晚没了哈。